八年前,内容专业输出的产品经理很多,现在很少,这件事也是可以解释的。

产品经理其实是一个小圈子,从业人员也就小六位数。产品经验输出成文字,受众是很窄很窄的,基本上只有同行和爱好者感兴趣。

八年前,虽然圈子更小,但那时的 PM 行业整体水平很低。随便输出一点扫盲级别的内容,尤其是肤浅的交互设计、用户体验文章,就能获得认同,积攒名声与人脉。

随着行业迭代,低阶分享的市场缩水,进入到中阶层面会面临三个大问题。

一是中阶的产品分享,写作难度极高,有这个能力的人很少。

二是中阶分享,除了增长经验之外,大部分是不通用的垂直赛道经验,受众进一步收窄。

三是你辛辛苦苦写出来,没人夸也就算了,经常还会收到小白的 judge。我四年前就被喷出即刻社区,喷进黄埔犬校自闭。

那么,读者少,judge 却不少。有中阶输出能力的人,他分享经验是图什么?收益又是什么?

如果中阶都已经断层了,高阶就更别指望了。最后是一个死局——低阶分享没人看,也就缺乏成长路径;中阶分享没动力;而高阶只愿意和高阶对话,懒得搭理中低阶。

所以现在的 PM 只会在小圈子里,比如微信群,比如即刻,输出一些碎片化的知识点,藉此扩展人脉关系。即便是 PMCAFF、职人社、犬校这样的专业产品社区,其实也解决不了优质创作者的收益问题。

内容分发,创作者收益,决定了内容社区的天花板。

我自己是一个特例。我可以从纯粹的表达中获得极大的乐趣。综合表达欲望与表达能力,在 PM 里碾压其他所有人。表达本身就是对自己的奖励,我写产品分享,就和你们去看一场电影,约一个炮的感受比较接近。

与此同时,我从 2010 年开始写产品博客,与 PM 行业同步成长,意味着在行业发展的每一个阶段,我都能输出最前沿的内容,从行业声望中获得了不多但也不少的奖励。否则,你让我在 2020 年写低阶小白文,完全无人理睬,那的确也是满沮丧的。

独一无二的奖励机制,驱动我成为产品经理中,唯一的活跃输出者。

成本与收益,可以解释世间万物。

(id:1005051134424202)微博用户有可能改名,但id唯一不变

Last modification:July 31st, 2020 at 01:23 pm
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,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